碧居士>一周>正文

滴滴自動駕駛謀求獨立融資,投資人:可能要IPO了?

2019-08-12 19:58:24 投中網 薛小麗 分享

滴滴CEO程維接受《财經》采訪,說自動駕駛是滴滴出行未來最重要的戰略之一,是在2017年底。彼時滴滴已經與Uber合并,在中國市場幾乎沒了對手,網約車的競争似乎也已經結束。

到了今天,滴滴因為安全問題而飽受質疑,業務發展遇到瓶頸,自動駕駛的故事也不再吸引人。

近日,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報道稱,滴滴正與其最大股東軟銀及其他潛在投資者就其自動駕駛業務尋找新融資一事進行談判。上述知情人士說,目前該談判尚未最終敲定。

“最近滴滴自動駕駛部門确實想獨立融資,在和投資機構接洽。但目前還沒有聽說确定投資的機構。”某接洽過滴滴的投資人告訴投中網。華創資本合夥人熊偉銘則表示,“如果這個事情是真的,可以猜測滴滴應該在準備上市。自動駕駛是個非常燒錢的業務,把它剝離出來,公司上市的估值壓力可能會小一些。”

對此,投中網向滴滴方面求證,截至發稿,未獲回複。

全球網約車巨頭Uber 2019年4月公布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其股東滴滴的估值為516億美元。這一估值基本和其2017年年中的水平相當。根據公開資料,2017年4月,軟銀領投滴滴55億美元,滴滴估值超過500億美元。當年年底,滴滴再融資40億美元,估值為560億美元。

在部分投資人看來,滴滴估值不升反降,主要是因為它雖然占據網約車領域約九成的市場份額,但一直未能借助“壟斷地位”實現資本市場所期待的“溢價”,反而虧損不減。根據滴滴2019年2月公布的财務數據,公司2018年虧損約109億元。另一方面,全球另外兩家網約車巨頭Lyft和Uber在2019年3月和4月登陸資本市場後,相繼經曆暴跌。滴滴一旦上市,同樣需要經受二級市場的殘酷考驗。

2017年,程維表示自動駕駛“這件事情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比本土化競争高10倍,滴滴會成為谷歌之外唯一活下來的無人駕駛公司。”現在,内外交困之下,滴滴需要重新譜寫增長故事,無人駕駛業務的調整,可能隻是開始。

自動駕駛成為燙手山芋?

“自動駕駛的賽道太長了,研發周期漫長,燒錢兇猛,滴滴可能有點不太能撐得下去。”上述接洽過滴滴的投資人稱。

2018年,滴滴出行與雷諾、日産、三菱等31家汽車行業公司成立聯盟,緻力于車隊管理、汽車制造和自動駕駛方面的合作,并與大衆成立一家合資企業。此外,滴滴出行旗下研發中心滴滴美研(Didi Labs)也一直在加州山景城和洛杉矶測試自動駕駛汽車。2018年9月,滴滴在北京拿到了自動駕駛技術路測的牌照。

天眼查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滴滴在國内設立了自動駕駛子公司上海滴滴沃芽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滴滴沃芽”),公司經營範圍包括智能駕駛汽車技術、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等,是目前滴滴出行旗下子公司中唯一明确注明自動駕駛汽車業務的主體。

據上述投資人透露,“滴滴自動駕駛團隊目前有4位來自Waymo的技術人員,研發主要由其中一位來自Waymo的技術大拿牽頭。”Waymo是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自動駕駛公司,一直被視為全球自動駕駛領域的領先者。不過,”目前尚不太清楚滴滴自動駕駛的詳細研發進展,也很少有機會能看到他們的技術方案。”在四圖維新工作的某業内人士告訴投中網。

在汽車分析師鐘師看來,無人駕駛技術一旦進入大規模商用,将重構傳統汽車的應用場景,改變汽車消費的傳統商業模式,重塑人與車之間傳統物權紐帶;對此,傳統汽車企業的焦慮在于,它們必須從制造、銷售、售後服務等傳統經營模式切換到全價值鍊的服務整合,它們擔憂淪為網約車平台公司的單一供貨商或代工廠,被競争對手隔開與用戶的信息粘連。而網約車平台的着眼點在于,“一旦汽車行業先實現自動駕駛技術商業化,平台上龐大數量司機形成的護城河或将瓦解。”

自動駕駛是有廣闊前景的産業,但當下确實遇到一些問題,主要的障礙在于“對技術進展過度樂觀,商業化落地不及預期。作為一項新技術,自動駕駛目前還處于研發、驗證階段,尚未到大規模應用水平,尤其是Robo-taxi領域,在五年之内基本不太可能大規模推廣。”辰韬資本執行總經理賀雄松表示。

據熊偉銘透露,全自動駕駛是個複雜的系統性工程,包含汽車的軟硬件水平、道路、法律法規、城市規劃等多個方面的問題。目前自動駕駛領域的創業主要分為兩派:貨運派和客運派。前者對安全性的要求、商業化的難度相對低,“基本能養活自己。”而客運派則需要乘客将生命完全托付給機器,對安全的要求非常高,“難度不亞于火箭上天。”

此外,這個行業還非常燒錢。據投中網此前報道,通用旗下自動駕駛公司Cruise在2016年到2018年間每年分别虧損1.71億美元、6.13億美元和7.28億美元,共計虧損15.12億美元; Uber招股書中顯示,2018年其無人車部門的研發費用高達4.75億美元; 根據Waymo母公司Alphabet的财報數據,Waymo2018年的年虧損預計為約10億美元。

資金壓力加上資本寒冬,2019年以來,自動駕駛領域頻頻爆出融資難、内讧倒閉、裁員等新聞,其中甚至不乏Drive.ai等明星項目。尋求融資和精簡團隊幾乎成了各家自動駕駛公司當前的關鍵事。對滴滴出行等網約車公司來說,自動駕駛業務短期内同樣無法為它們帶來盈利。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将第一時間删除内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着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内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